ShadowPriest@ShadowMoon

莫古里補血機in暗影之月.tw

2006年10月27日 星期五

@ptt[創作] 正義試煉(二)與喬丹的會面

翻身從獅鳩獸鞍上下來,我與月光之東,我的法師好友道別,
月要回法師區補充一些施法用的材料,
而我則是要回暴風城大教堂向達索瑞恩·拉爾,我的指導者,
回報這次的任務--保護斯迪威爾女士的任務結果。

調整好身上的鎖甲護具,我恭敬的走入了暴風城大教堂,
向指導者的回報,我從指導者的笑容上得知指導者也感到鬆一口氣。
指導者認為,由我來告知喬丹他妻子很平安的訊息是再好不過了,
而我也覺得很榮幸能向喬丹稱讚其妻子的勇氣及不平凡,
於是指導者指派我送信給喬丹·斯迪威爾先生。

鐵爐堡,在暴風城搭上地精們製造的地鐵就可以到的地方,
本來月要與我同行,但是月突然有個緊急任務要處理,
月與我約在鐵爐堡見面,就立刻出發了,
我便獨自坐上往鐵爐堡的地鐵,期待著與喬丹的會面。

走出地鐵站,忙碌的地精們依然熙熙攘攘,
雖然我永遠搞不懂地精們在忙什麼有趣的東西。
靠近鐵爐堡大門的銀行及拍賣場前,依舊是許多人來往的地方,
身經百戰的勇者們閒聊著最近的任務及軼聞,算是緊繃生活中的調劑吧!

穿過這些人們,我走出鐵堡大門,看到了一位人類在鐵鉆旁認真的打著武器。

「請問您是喬丹·斯迪威爾先生嗎?我是暴風城派來的聖騎士--莫古里二號機。」
喬丹並沒有立刻回應我,而是在手邊的作業告一段落時才轉過身來。

「抱歉,如果停了下來,這把武器就毀了。我是喬丹,年輕的騎士。」
喬丹對我伸出了友善的右手,我立刻與他握手致意。

「我是奉我的指導者--達索瑞恩·拉爾的命令,帶這封信來給您。」
我將封緘的信交給喬丹。
喬丹在聽了我的話之後,立刻將信打開來閱讀。

「太好了,幸好達芙妮沒事,真是謝謝你們的幫助。」喬丹讀了信後激動的說著。
「尊夫人非常的勇敢且充滿智慧,我很榮幸能認識她並保護好她。」我微笑著。

喬丹似乎想到了什麼,沉思了一會。
我想,我的任務完成了,便向喬丹行禮準備離開,這時他叫住了我,

「請等一會,年輕的騎士,我希望能給妳一些回報,如果妳願意的話。」喬丹微笑著。
「不需要如此,」我搖搖頭,「能夠保護尊夫人是我的榮幸且使命,不需要回報的!」

「事實上,我想要為妳鑄造一把配得上你的成就的武器,
一把象徵著聖騎士的精神和聖光的武器,不過首先,
你要給我找到製作這把武器所需的材料。我已經列出了所需的材料,
現在得有一個勇敢能幹的人去找到它們。你願意去完成這個任務嗎?」
喬丹說著,用著十分堅定的眼神看著我。

這是個試煉!身為聖騎士的我絕不能逃避試煉,尤其是出現在我眼前的試煉!

我緩緩的深呼吸,對喬丹行禮,
「喬丹·斯迪威爾先生,我願意接受這一個任務,您願意賦予我這個任務,
就代表您對我的肯定,我願意竭盡所能達成您所託。」

喬丹遞給我一疊羊皮紙,「我會在這邊等妳帶回來的好消息的,祝好運。」

我走進鐵爐堡內的秘法區,那裡是鐵爐堡聖騎的指導者所在之處,
我如果有到鐵堡,都會到這邊來沈澱心神。
找一個角落坐下,我打開了喬丹給我的羊皮紙,真是出乎我意料的試煉阿!


首先,請允許我對你為我和我的妻子所做的一切再次表示感謝。你救了她的命,單憑這個,我就永遠也無法償還你這個人情了。她對我來說就意味著一切。如果她死了……我都不知道我會幹出些什麼。

以下是鑄造一把神聖武器所必需的材料,你把這些東西都找齊,我就可以馬上幫你把它鑄造出來。我按照從易到難的順序對它們進行了排列――希望這樣可以讓你更加便捷地找到它們。


白石橡木:在西部荒野的月溪鎮被迪菲亞盜賊佔領之前,那裏的礦井中有很多這樣的木材。它具有良好的耐熱耐壓能力,經常用來製作礦井的支撐架和其他工具。
那些白石橡木應該是從別的地方運過去的。這是一種稀有而堅硬的木材,可以用於你的武器。如果礦井中還有這種木材的話,你應該可以在哥布林木匠身上找到它們。

精煉礦石:在塞爾薩瑪有個叫白洛爾•石手的矮人鐵匠,我曾經在他手下接受過訓練。他能夠製作一種非常特殊的合金,這種合金在你的武器中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。原本應該有一批這種合金被運到鐵爐堡來的,但至今我還沒有得到相關的消息。
去找到他,幫我詢問一下那批貨的下落。如果他不在洛克莫丹的話,那我至少想要知道我的老師去哪里了。

鐵匠之錘:在大瘟疫來襲和阿爾薩斯墮落之前,我居住在銀松森林裏的焚木村。現在這座森林已經不再美麗,而我學習鍛造技術的城堡也早就被可怕的邪惡力量玷污了。
當我和我的妻子離開影牙城堡的時候,我把一些非常重要的工具留在了那裏。
在這些東西中,鐵匠之錘是我父親留給我的。他曾告訴我說這把錘是被附過魔法的,我也曾懷疑過這一點,但是不管怎麼樣,它是我父親留給我的最後一件東西。
莫古里二號機,請找到它,把它交給我,這樣我就能找回往日的激情了。如果它確實被附加了魔法,那對於你我來說都是有利的。
我把它留在了城堡庭院的馬廄裏了。那裏的怪物理論上是不會做鐵匠活的,所以我相信那把錘子應該還在那裏。

科 爾寶石:從我所知道的一些傳說來看,這種寶石是法師用來儲存能量所用的,這可以極大地增強他們的力量。我曾經幫助過一個名叫桑迪斯•織風的夜精靈,他可 以告訴你更多有關寶石的資訊,只要你和他提到我,他就一定會幫忙的。我相信這些寶石中一定蘊藏了可以幫你鑄造武器的力量。
我和桑迪斯上次見面的時候,他住在黑海岸的奧伯丁,那裏是夜精靈的家園,周圍都是被污染的森林。


合起了這一疊羊皮紙,我開始對於自己過份樂觀的個性感到苦惱起來....

2006年10月19日 星期四

@ptt[創作]正義試煉(一)西部荒野的斯迪威爾女士

在完成這次的任務後,暴風城的指導者要我去西部荒野保護達芙妮.斯迪威爾女士,
她是喬丹·斯迪威爾--一名技藝精湛的鐵匠,現在在鐵爐堡訪友--的妻子。
西部荒野?那邊可是處於混亂的地方,自稱是迪菲亞兄弟會的強盜們在那區為所欲為,
我曾在那邊執行許多任務,當地的狀況真的是只能讓我嘆息,
這樣更不能讓那位女士隻身留在那邊了,這可是相當危險的!

坐上了飛向西部荒野的獅鳩獸,加快我抵達的速度,分秒必爭。
旅途向來不會讓我覺得疲憊,我喜愛藉由旅途增長見聞,
並在旅途中藉由聖光的力量,幫助弱小的人們。
我深信這是關於聖光的任務,指導者一向如此,藉由任務使我的信仰更堅定。

雖然我能夠對抗多名暴徒,但是要保護女士的話多點人手還是比較令人安心,
於是我聯絡了令我信賴的好友--月光之東--擁有強大力量的法師。
除了聖騎士的指導者們,與我共同成長的月是我唯一能信賴的夥伴,
他有足夠的能力,他經歷過的試煉超乎我的想像,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幫手。

我與月在斯迪威爾女士家碰面,月沒有問任何事,我們向來如此,
他知道我需要幫助,而他願意幫助我,並不會過問任何事。
斯迪威爾女士家附近非常的安靜,空氣中有一種不安的感覺,
我向月點了頭,月呢喃著咒語,準備在敵人出現時馬上反擊,
我握緊手上的聖鎚,輕輕的敲了門。

「斯迪威爾女士,我是暴風城的達索瑞恩·拉爾派來保護您的聖騎士--莫古里二號機。」
感覺不太妙,我祈禱著聖光,準備破門而入之時,門打開了!
一位看似柔弱但眼神非常堅定的女士,拿著來福槍指著我,我微笑了。
「達索瑞恩派女騎士來保護我?」斯迪威爾女士穩穩的持著槍發問,真是了不起的女士。
「是的,」我依舊是微笑著,「有時女性更值得男性所信賴呀!如女士您一般堅強。」
斯迪威爾女士笑了,收起了來福槍並請我們進屋,月向我點了頭便站在門邊守著,

屋裡有許多漂亮近乎藝術的武器,可以想見喬丹·斯迪威爾的手藝有多精湛。
「我先生去鐵爐堡找他的矮人朋友了,他每年這個時候都會過去與他們交換新的技術。」
「不過最近西部荒野的確動盪不安,我先生也擔心我獨自在家,只是....」
斯迪威爾女士頓了一下,環顧著房裡四周,擦拭發亮的武器,
「這些是我先生的心血結晶,必須有人保護它們。」
果然在這時代女性都很堅強的,我跟月相視一笑!
「我的情報是這兩天迪菲亞兄弟會的成員會出現,我是先來確認情況的,」
「明天會有其他聖騎士來保護您,所以請您不用擔心。」我堅定的向斯迪威爾女士微笑。
「那就拜託你們了」斯迪威爾女士深深地向我們鞠了躬。

我跟月輪流守夜,以防敵人來襲,皎潔的明月照耀著大地,寂靜的夜晚令人心神安定,
而我知道,破曉時分才是最危險的時候,月亮下沉之時,我們也進入了備戰狀態!
通往這邊的小逕只能過三個人,這是我們的地利之便,我只要守住,敵人月會幫我處理!
規則的武器撞擊聲漸漸的靠近,斯迪威爾女士開門向我詢問,我向女士點點頭,
女士馬上拿起來福槍準備作戰,我則是走到小徑旁的岩石堆,準備給來襲者一個驚喜!

看著接近的影子,我祈求著聖光的保佑及祝福,只要聖光與我同在,危險於我如無物。
來了!敵人出現的瞬間,月向我打了暗號,我奮力的橫揮我的聖鎚,一人倒地!
估計了一下,敵人會來三波,向月比了手勢,我便開始向眼前的敵人展開攻擊,
被我中斷行動的人,下一秒就是嚐到火焰焚身的滋味,不時聽到槍聲伴隨著哀號,
願聖光原諒這些充滿罪孽的人,願我的鮮血能淨化這些人的罪孽。
終於,最後一個敵人倒下了,我請斯迪威爾女士幫忙包紮這些人,並將他們捆綁起來,
不做必要的殺戮,是我與月的處事原則,除非任務需要,
這些年來的戰爭已經流夠多的血了......

「接下來呢?」斯迪威爾女士看著我問。
「等來保護您的聖騎士到了之後,我會先向我的指導者報告,」
「在您先生到家之前,我們聖騎士會負責保護您的安全的,請您放心。」
「那就請你向達索瑞恩報告我已經安全了,他會派人給我先生口信的,請他不用擔心。」
兩名新進的聖騎士正好抵達,向我敬禮,我將他們倆介紹給斯迪威爾女士,
並交代他們一定要好好的保護斯迪威爾女士,再向女士行禮之後,我與月離開了。

「月,這次又麻煩你了。」我對摯友笑著。
「你哪次不麻煩我?我陪你回暴風城吧,我也要回法師區準備一些東西。」月笑著說。
「果然這種時候你最可靠了!」跨上獅鳩獸,我回頭對月微笑。
「因為麻煩總是離不開你阿,我也只好陪著你一起麻煩了!」月輕笑著。
沐著日光,我們飛向暴風城,清風吹拂著我們的髮絲,
這時的我,沒想到這次的試煉會如此的艱辛漫長......